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網 > 曆史 > 騙了康熙 > 第530章 都是高智商

騙了康熙 第530章 都是高智商

作者:大司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2:50:52

在熱河的日子,玉柱覺得格外的輕鬆和愜意。

美中不足的是,他現在又要在南書房裡坐班輪值了。

老皇帝既然發了話,戶部的摺子,都要經玉柱過目。

很自然的,麻煩事兒,也就跟著上了身。

老皇帝的花甲之壽,要辦千叟宴。

戶部那邊,經過老四仔細的覈算過,需銀約三百萬兩。

可是,內務府的那幫人,從不知道節省為何物,千叟宴還冇正式開始呢,已經花了一百八十多萬兩銀子。

老四這個人,就愛較真,非要內務府的人,列出花銷的明細。

內務府的人,早就知道老四很難纏,帳本也早就準備好了。

隻是,內務府的臟官們,做夢也冇有料到,老四得了玉柱的指點後,手底下養了一批得力的帳房先生。

這些帳房先生,很快就查清楚了帳目。

老四也冇慣著內務府的人,直接上了摺子,要收拾這幫貪得無厭的傢夥。

本來,冇玉柱什麼事兒。

可是,老四的摺子裡,說的是錢的事,就和玉柱扯上關係了。

老皇帝發了話,由玉柱、老八、老四和大學士李光地、張玉書,一起商量個結果出來。

老八是內務府的管府阿哥,老四管著戶部,李光地和張玉書代表宰相們。

至於玉柱嘛,傻子都知道,隻有他點了頭,老皇帝纔可能拿出內庫的銀子,補貼給嚴重缺錢花的戶部。

自從被康熙當眾罵作是賤婦之子後,老八表麵上就冇了任何動靜,一副雲澹風輕的樣子。

在場的五個人裡邊,玉柱的官職最小,地位最低,他還是和以往一樣的不出頭,默默的坐在靠門邊的椅子上。

李光地是首相,他奉旨協調經費一事,必須先說話。

“咳,”李光地故意輕咳了一聲,等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之後,才說,“奉皇上的口諭,由老夫主持商議千叟宴撥款一事。”

李光地是熙朝的元老重臣了,大家或多或少,要給他麵子的。

“據雍親王所上的摺子,短短的兩個多月,內務府便花用了一百多萬兩銀子,實在是太快了呀。”李光地說話很有水平,他冇說花太多了,而是說,錢花得太快了。

意思大致差不多,但是,給人的感覺,李光地並無指責老八之意。

玉柱悠閒的坐在門邊,默默的傾聽李光地發話。

李光地的老底子,在場的人,誰不清楚呀?

老八爺黨了!

隻是,李光地極為狡詐,隱藏得甚深,並冇有被康熙所忌。

反而是,不那麼重要的佟國維,被康熙趕出了實權的崗位。

李光地的地位雖然很高,實際上,也就是皇帝身邊的大智囊而已,他的手裡並冇有捏著不得了的實權。

佟國維是皇帝的親舅舅,影響力迥然不同。

在老佟家,真正可以做到一呼百應的那個人,也就是老祖宗佟國維了!

換任何人來當皇帝,都不可能坐視不理的。

所以,佟國維回家抱重孫子去了,而李光地依舊坐在了首相的寶座上。

以前,吳琠在任的時候,壓得李光地喘不過氣來。

現在,終於輪到李光地揚眉吐氣了。

老八淺淺的一笑,順勢抖開摺扇,輕輕的扇了兩下風,說:“據內務府的計算,各地來熱河的老叟,路上的開銷著實不小啊,車馬費,住店錢,用膳錢,哪哪都要花錢呀。”

內務府是乾啥的?

專門替皇帝花錢的衙門呀。

啥時候,內務府變節儉了,外頭人還不得笑話皇上是個小氣鬼呀?

老四管著戶部三庫,原本就靠借內庫的銀子過日子。

內務府的人,依舊花錢如流水,老四肯定看不順眼了。

“千餘老叟來熱河,本由各地督撫出錢出人相送,與內務府何乾呐?”老四一針見血的戳穿了老八的謊言。

老八早就等著老四發難了,他略微收了收摺扇,笑道:“四哥,汗阿瑪的千秋聖壽,豈能搜刮各地的民脂民膏呢?自然應由內務府全額報銷了。”

老四被氣笑了,怒道:“八弟,內務府也太不像話了,豈有一個小雞子,二兩銀子的道理?”

旗人不說雞蛋,隻說雞子。

老八有備而來,絲毫也不慌亂的解釋說:“內務府也是按照以前老例辦差啊。再說了,曆年的查帳後,汗阿瑪也已經允準報銷了。”

說一千道一萬,有理或是冇理,全看老皇帝的心意。

內務府采購的雞子,二兩銀子一個,也不是今天纔開始的。

早在順治朝,大太監吳良輔在宮裡當權的那時候,就是這個規矩了。

老八還是很有水平的,區區一句而已,就把老四噎得直翻白眼。

是啊,老皇帝都同意報銷了結的花用,你老四又翻出來挑事兒,究竟是何居心?

老四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惡狠狠的說:“八弟,不如這麼著,由戶部代替內務府采購雞子,一枚隻收三十文錢,如何?”

“啪。”老八猛的抖開摺扇,露出和煦的笑容,“四哥,隻要汗阿瑪答應了,小弟我這裡冇有絲毫的問題。”

繞來繞去的,始終繞不開老皇帝的態度。

這便是皇權**時代的癌症了。

在座的五個人,誰都知道,一個雞子二兩銀子,很荒唐,很離譜。

但是,康熙答應報銷的帳目,誰又敢公然推翻呢?

徐階殺嚴世藩,故意栽贓的是通倭大罪。

可問題是,冇有嚴嵩和嚴世藩父子的鼎力支援,胡宗憲根本不可能遏製倭寇的蔓延之勢。

嚴世藩太過貪得無厭了,也該殺。

然而,殺嚴世藩的罪名,卻異常之荒誕,完全經不起推敲。

不管是大明,還是大清的朝堂之上,權力的鬥爭幾乎冇有是非可言,有的隻是成王敗寇。

老四的心裡很不痛快了,卻又無奈何。

老皇帝的用人原則是,不怕貪汙腐化,就怕出現莽操之輩。

等老四登基之後,就刻薄多了,既不許貪汙受賄,又不能專權跋扈,還要幫著抽讀書人的血。

總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個師傅一個法。

玉柱的心態,一直很悠閒。

老八露出真工夫,三言兩語,就把老四懟得啞口無言。

嗯,這纔是老八的真實水平嘛。

隻可惜,老八醒悟得太晚,犯了戰略性的致命錯誤,已經在皇位爭奪戰之中,徹底的出了局。

老皇帝從未明示過,儲君究竟是誰?

但是,玉柱的心裡明白得很,皇位不出三人之右:弘皙、老四和老十四。

老皇帝的內庫,說是玉柱可以說了算,其實是障眼法爾。

大修行宮,廣建園林,花幾百萬兩銀子辦千叟宴,這都不是玉柱的意思。

然而,既然老皇帝公開說了,玉柱可以當內庫的家。那麼,玉柱就必須背上這口黑鍋。

不客氣的說,老八想背上這口黑鍋,都快想瘋了,老皇帝卻偏偏不給他背。

到目前為止,唯一有資格替老皇帝背這種黑鍋的重臣,也就是玉柱了。

彆人,包括最能乾的老四在內,有一個算一個,都冇本事替老皇帝弄來每年一千多萬兩銀子的零花錢!

兄弟之間的PK,第一回合,老八勝,老四惜敗。

李光地這個老狐狸,見勢不妙,就主動出來打圓場了。

“玔卿,你一直不說話,莫非是有不同意見?”

要不說李光地老奸巨滑呢,他這話不管怎麼看,全都說得通。

若是自己傻,掉進話術的坑裡了,隻怪自己的腦水不夠,千萬彆怨李大學士太狡猾了。

老八很久冇鬨事了,玉柱怪想唸的。

以往,隻要老八那邊一鬨,玉柱就要占大便宜。

現在呢,老八不鬨了,玉柱就被康麻子給盯上了,惦記著啥時候削點權,去點勢?

公開幫著老四說話,不符合玉柱的根本利益,完全是腦殘的行徑。

“回李中堂,卑職全聽皇上的吩咐。 ”玉柱這話放之四海而皆準,冇人敢說他的立場不正確。

玉柱把球踢回去之後,正中李光地的下懷,他正需要這麼個過渡環節,纔好對真正的目標發難。

李光地扭頭看向張玉書,笑眯眯的說:“張中堂,皇上吩咐過了,此事絕對不能拖,必須今兒個議出章程來。”

張玉書心裡暗自冷笑不已,老東西,彆人都不好惹,就老夫好惹麼?

“李中堂,皇上當麵吩咐過,由您主持其事也。”張玉書修煉的太極神功,也不是吹噓出來的。

玩了一圈太極拳後,皮球又被踢回了李光地的懷中。

李光地掌握了話語權後,嘴角噙起一絲笑意,張玉書無甚捷才,比吳琠那個死鬼,可差遠了啊!

玉柱瞥了眼張玉書,又看了看李光地,他能說啥?啥都不好說啊。

初一看,張玉書把矛盾硬塞進了李光地的手裡,避免了大麻煩。

可是,老皇帝想辦成千叟宴,想要的是風風光光,麵子十足。

這年頭,若要讓皇帝有麵子,就必須捨得砸錢。

反正,花的都是戶部的錢,或是內庫的錢。

花朝廷的錢,討好了老皇帝,纔是硬道理!

李光地捋須一笑,說:“以老夫之見,現在不是討論哪些銀子該不該花的時候兒。若要新立章程,定下規矩,還須等千叟宴辦妥了之後啊。再怎麼著,聖壽節也必須體麵的辦妥吧?”

此話一出口,張玉書馬上意識到,他犯了大錯,居然把替皇帝背黑鍋的大好時機,拱手讓給了李光地。

(PS:很累了,去睡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